著作权案例
主页 > 成功案例 > 著作权案例 >
薛华克诉燕娅娅侵犯著作权纠纷案
信息来源:未知   |   责任编辑:admin   |   发布时间:2014-07-15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1)朝民初字第7231号
 
 
  原告薛华克。
  委托代理人张闻起,浙江同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赵华航,浙江同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燕娅娅。
  委托代理人张志峰,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春梅。
  原告薛华克与被告燕娅娅侵犯著作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薛华克的委托代理人张闻起、赵华航,燕娅娅的委托代理人张志峰、李春梅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薛华克起诉称:我长期从事摄影创作,系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英国皇家摄影学会终身会士。长期以来,我深入西藏、新疆等地创作了“藏人”、“塔吉克人”等系列摄影作品,并多次结集出版、展览,还曾获多个国际奖项。2005年,我与燕娅娅相识,燕娅娅以欣赏为由向我索要作品。我遂将一些作品的洗印件或书籍赠与燕娅娅。但近来,我发现燕娅娅擅自将我创作的摄影作品《无名(特征为戴戒指的老人)》(简称《老人》)演绎为油画作品《奶奶》并进行展览、出版。燕娅娅将上述油画作品均收录在其所著的《山上山下:燕娅娅油画作品》一书中。我认为,燕娅娅未经许可对我所创作的摄影作品进行演绎,并进行展览、出版,侵犯了我对作品享有的改编权。因此,我起诉至法院,请求判令燕娅娅停止侵权、销毁侵权作品,在《中国摄影报》及一家全国性美术报刊上公开赔礼道歉,赔偿经济损失1.5万元。
  被告燕娅娅答辩称:第一,涉案被控侵权的油画作品是我独立创作完成,不存在侵犯薛华克著作权的行为。我几次进入帕米尔高原进行写生、创作,由于双方曾一起进行创作,针对同一人物,在我绘画的时候,薛华克进行拍照,双方作品属于同时完成,因此,必然会存在一定的相似性。第二,我的油画作品发表时间在先,客观上不存在抄袭薛华克摄影作品的可能性。第三,我的油画作品市场售价达到几十万元一幅,而薛华克的作品价格只有几十元,我完全没有必要去临摹其作品。第四,薛华克主张摄影作品的改编权缺乏法律依据,著作权规定的改编权主要限于文字作品。第五,薛华克的起诉已经超过诉讼时效。涉案油画作品已经在我2006年举办的个人画展上展出,当时薛华克也参加了画展,如果涉案油画构成侵权,那么诉讼时效就应当从当时算起,至今也已经超出了诉讼时效。综上,我不同意薛华克的诉讼请求,请求法院驳回其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薛华克为摄影家,系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燕娅娅系油画专业创作者,所创作的油画曾多次入选全国性美术展览。
  2005年,薛华克和燕娅娅分别前往帕米尔高原,以当地居民为对象进行创作,并在当地相遇。
  诉讼中,薛华克称《老人》即在当时拍摄完成,并提交了该作品的胶片底片。后,薛华克在其所著的《摄影名家大讲堂》一书第9页刊登了一张与上述作品相近的作品,该书由浙江摄影出版社于2009年1月出版。但,薛华克未就涉案摄影作品的发表情况提供证据。
  2006年12月,天津人民艺术出版社主办的《中国油画》杂志2006年第6期上收录了燕娅娅的油画作品《奶奶》(注明尺寸:125cm×170cm)。2007年5月,燕娅娅油画作品集《娅娅山上的故事》一书由香港基亚印刷有限公司出版,该书亦收录了油画《奶奶》(注明:170×125cm 2005),燕娅娅称此处注明的“2005”即为油画的创作年份。
  将《老人》与《奶奶》进行比对,两幅作品均以手戴戒指的老人脸部特写为画面主要内容,二者在人物的五官特征、姿态、眼神以及头巾的特征等方面相似,但前者为黑白照片,后者为彩色油画,且画面清晰度及手指上戒指的位置不同。
  诉讼中,燕娅娅称薛华克是由其带到居民家中,在人物摆好姿势后,其进行绘画的同时,薛华克进行了拍照。薛华克则提出是其先行拍摄的照片,燕娅娅看到照片后,向其索要并据此绘制油画,但双方均未就此提供相应证据。此外,燕娅娅还提出其与薛华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在西藏从事创作时相识,薛华克则表示二人于2005年在帕米尔高原遇到时才认识。
  燕娅娅为证明涉案油画系其自行创作提交了一张草图(草图上附有画中老人家属的证言,称画中形象系燕娅娅于2005年绘制)、画中老人的照片、燕娅娅与老人家属签订的肖像权使用合同等。
  诉讼中,燕娅娅还提交了一张录像光盘,该光盘显示薛华克参加了其于2006年4月举办的个人画展,该画展上展出了涉案油画《奶奶》。燕娅娅表示上述事实表明薛华克在参加画展时已经知道上述油画的存在,且该油画刊载于2006年12月的《中国油画》杂志上,薛华克作为美术学院教师应知道该情况,故薛华克的起诉超过了诉讼时效。薛华克则提出其在燕娅娅的画展上发现涉案油画后,即要求燕娅娅停止侵权,燕娅娅当时已口头同意;而刊载涉案油画的出版物均是此后陆续发现的,且燕娅娅的侵权行为仍在持续,故起诉并未超过诉讼时效。
  以上事实,有图书、杂志、画册、底片、光盘、证书、草图、网页打印件、证明及当事人陈述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当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可以作为证明著作权属的初步证据。现薛华克提供了摄影作品《老人》的底片,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可以认定其为该作品的拍摄者,依法享有著作权。
  本案中,薛华克主张权利的作品为摄影作品,其指称燕娅娅的涉案油画《奶奶》系对其上述作品进行改编而来。判断燕娅娅是否侵犯薛华克的著作权,关键在于确定油画《奶奶》是经燕娅娅独立创作产生,还是使用薛华克摄影作品中的内容进行的改编。
  根据现有事实,首先,薛华克没有证据证明其向燕娅娅提供了涉案照片的底片或冲洗件,也没有举证证明该作品已经对外发表,现有证据无法证明燕娅娅在创作涉案油画时有机会接触到其摄影作品。并且,燕娅娅本人确与薛华克在同一时间前往帕米尔高原进行创作,并提交了其当时创作的草图印证其创作的事实。因此,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燕娅娅创作涉案油画时使用了薛华克的摄影作品。其次,著作权法允许不同作者对同一思想、题材进行各自的独立创作,只是创作过程中不得使用他人作品具有独创性的表达方式。《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规定,不同作者就同一题材创作的作品,作品的表达系独立完成且有独创性的,各自享有独立的著作权。就本案而言,薛华克的摄影作品《老人》和燕娅娅的油画《奶奶》是以相同人物为特定创作对象的写实作品。通过比对,二者存在的相同之处主要属于人物本身固有的形象、姿势和神态,既非燕娅娅臆想产生,也非薛华克在拍摄过程中创造产生。作为不同类型的作品,油画《奶奶》与摄影作品《老人》的创作手法、使用的介质材料均不相同,且油画《奶奶》的尺寸、颜色以及局部细节等表现方式与摄影作品《老人》也存在差异。综上所述,不能认定燕娅娅在油画《奶奶》中使用了薛华克摄影作品《老人》的内容,燕娅娅并未侵犯薛华克的著作权。因此,对薛华克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薛华克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75元,由薛华克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同时按照不服本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数额,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不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苏志甫
                               人民陪审员   席久义
                               人民陪审员   刘 峥
                               二O一一 年 十 月 十八 日
                               书 记 员   彭新桥

相关推荐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中路37号 京师律师大厦  邮编:100025  手机:13910995667  电话:010-50959999 传真010-50959998

中文域名:知识产权律师.中国 英文域名: www.bjiplawyer.cn  知识产权律师网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1001813号

京ICP备070009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