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主页 > 资讯中心 > 最新资讯 >
北京高院:撤销不正当手段申请的商标应贯穿商标程序始终(facebook案二审判决书)
信息来源:知产库   |   责任编辑:zhanglvshi   |   发布时间:2016-05-16

案号:

异议复审:商评字[2014]第064875号

一审:(2014)一中行(知)初字第9588号

二审:(2016)京行终1630号

 

二审合议庭:

刘晓军 陶钧 樊雪

 

裁判要旨

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的立法精神在于贯彻公序良俗原则,维护良好的商标注册、管理秩序,营造良好的商标市场环境。根据该项规定的文义,其只能适用于已注册商标的撤销程序,而不适用于商标申请审查及核准程序。但是,对于在商标申请审查及核准程序中发现的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申请商标注册的行为,若不予制止,等到商标注册程序完成后再启动撤销程序予以规制,显然不利于及时制止前述不正当注册行为。因此,前述立法精神应当贯穿于商标申请审查、核准及撤销程序的始终。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及法院在商标申请审查、核准及相应诉讼程序中,若发现商标注册申请人是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申请注册商标的,可以参照前述规定,制止不正当的商标申请注册行为。当然,此种情形只应适用于无其他法律规定可用于规制前述不正当商标注册行为的情形。

 

商标本身的价值应当是区分商品及服务来源的标志,商标的注册应当是以具有使用的意图为前提,从而才能发挥商标的本身价值。若申请人以囤积商标进而通过转让等方式牟取商业利益为目的,大量申请注册他人具有较高知名度的商标,显然违背了商标的内在价值,亦将影响商标的正常注册秩序,甚至有碍于商品经济中诚实守信的经营者进行正常经营,故该种旨在大量抢注、扰乱正常的商标注册管理秩序的行为应当予以制止。参照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关于禁止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商标注册的立法精抻,本案被异议商标的申请注册不应予以核准。

...

 

附二审判决书: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6)京行终475号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刘红群,男,汉族,1971年8月14日出生。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菲丝博克公司。

 

原审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

 

  上诉人刘红群因商标异议复审行政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简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4)一中行(知)初字第9588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1月12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2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刘红群,被上诉人菲丝博克公司的委代理人汪正、沈盼,原审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王晓丁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查明:第9081730号"face book"商标(简称被异议商标)由刘红群于2011年1月24日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在第32类“果汁饮料(饮料)、冰(饮料)、蔬菜汁(饮料)”等商品上。

 

  第5251161号"FACEBOOK"商标(简称引证商标一)由菲丝博克公司于2006年3月30日提出申请注册,核定使用在国际分类第35类的“提供与校园生活、广告张贴的分类安排、虚拟社区、社区网络、照片分享、时尚追踪有关的在线名录商业信息”服务上,商标核准注册日为2009年7月7日,商标专用期限自2009年7月7日至2019年7月6日。

 

  第5251162号"FACEBOOK"商标(简称引证商标二)由菲丝博克公司于2006年3月30日提出申请注册,核定使用在国际分类第38类的“为注册的用户传送与校园生活、广告张贴的分类安排、虚拟社区、社区网络、照片分享、时尚追踪有关信息的在线聊天室”服务上,商标核准注册日为2009年9月21日,经续展,商标专用期限自2009年9月21日至2019年9月20日。

 

  被异议商标经初步审定公告后,在法定异议期内,菲丝博克公司向商标局提出商标异议申请,商标局作出(2013)商标异字第06373号裁定,裁定被异议商标予以核准注册。

 

  菲丝博克公司不服该裁定,于2013年4月2日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异议复审请求,并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光盘):1.公司注册证明;2.菲丝博克公司及其网站信息;3.Alexa,ComScore等关于菲丝博克公司网站的流量统计;4.菲丝博克公司网站统计信息;菲丝博克公司获奖及排名信息等;6.关于"FACEBOOK"的书籍;7.《社交网络》光盘及相关信息;8.(2009)京中信内经证字07630号公证书;9.中国知网(CNKI)文章清单及部分文章打印件;10.中国国家图书馆检索结果;11.互联网行业期刊的文章;12.互联网搜索引擎检索结果;13.人民网关于"FACEBOOK"的报道;14.新华社关于"FACEBOOK"的报道;15.新浪网关于"FACEBOOK"的报道;16.其它网络媒体关于"FACEBOOK"的报道;17.菲丝博克公司使用"FACEBOOK"商标的信息;18.菲丝博克公司在中国的"FACEBOOK"商标注册证明;19.菲丝博克公司全球商标注册清单部分注册证明;20.合法权益在多个国家;地区受保护的判决和裁定;21.菲丝博克公司牛津英文在线词典对"FACEBOOK"一词的解释;22.刘红群申请的商标信息;23.享有在先权利的信息;24.菲丝博克公司与饮品公司展开合作的信息;25.刘红群与中山市珠江饮料厂有限公司关系的证据;26.中山市珠江饮料厂有限公司商标侵权相关媒体报道;27.中山市珠江饮料厂有限公司产品质量问题的相关媒体报道;28.(2013)商标异字第01006号裁定;29.(2013)商标异字第18308号裁定;30.引证商标的商标信息打印件;31.被异议商标的商标信息打印件;32.2011年1月24日之前关于Facebook的网络媒体报道内容摘要;33.(2012)京方圆内经证字第29069号公证书;34.(2012)京方圆内经证字第29070号公证书;35.(2012)京方圆内经证字第29684号公证书;36.《21世纪经济报道》、电文献复制证明;37.《中国电子商务》、《青年记者》、《都市快报》、《武汉晨报》文献复制证明;38.facebook.com及facebook.cn域名注册信息[(2012)京方圆内经证字第27130号公证书];39.商标局和商标评审委员会认定菲丝博克公司及其引证商标已经具有很高知名度的裁定。

 

  2014年4月15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商评字[2014]第064875号《关于第9081730号"facebook"商标异议复审裁定书》(简称被诉裁定),认定:

 

  一、菲丝博克公司未能就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前其"FACEBOOK"商标在核定服务上在中国大陆市场的服务提供范围、广告宣传、市场占有率情况进行充分举证,即菲丝博克公司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引证商标一、二已在被异议商标提出注册申请前先在我国大陆地区已达到驰名程度。且被异议商标指定的"果汁饮料(饮料)"等商品与两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为注册的用户传送与校园生活、广告张贴的分类安排、虚拟社区、社区网络、照片分享、时尚追踪有关信息的在线聊天室"、"提供与校园生活、广告张贴的分类安排、虚拟社区、社区网络、照片分享、时尚追踪有关的在线名录商业信息"服务之间关联注较弱,被异议商标不致误导公众,致使菲丝博克公司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故不能认定被异议商标构成2001年修正的《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的情形。

 

  二、本案并无证据显示菲丝博克公司曾将"FACEBOOK"作为商号或商标在先使用于与果汁饮料(饮料)等商品相关的生产经营领域中并使之产生一定影响,在此情形下,不能认定被异议商标的申请注册损害了菲丝博克公司在先商号权益,也不能认定被异议商标系以不正当手段抢注他人已经使用并具有一定影响的商标。故,被异议商标的注册未违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

 

  三、菲丝博克公司并未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证据用以证明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之时存在欺骗商标行政主管机关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的情形,菲丝博克公司在第29、32类商品申请注册"FACEBOOK"并非不正当占用公共资源,损害公共利益的行为,以在案证据尚难以认定其注册行为扰乱商标注册秩序,故被异议商标的注册未违反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

 

  四、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所指的"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标志主要是指对中国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的、负面的影响的标志。本案菲丝博克公司所述理由不属于该条款所指情形,且本案被异议商标本身并没有对中国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的、负面的影响,因此被异议商标不属于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所指情形。

 

  综上所述,菲丝博克公司所提异议复审理由不成立。商标评审委员会依据商标法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四条的规定,裁定:被异议商标予以核准注册。

 

  菲丝博克公司不服,提起行政诉讼。

 

  在原审诉讼中,菲丝博克公司补充提交了如下证据(均为复印件):1、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用以证明商标局和商标评审委员会认定"FACEBOOK"商标具有较高知名度;2、法院判决书用以证明恶意摹仿他人具有较高知名度商标的行为,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极易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和误认,应根据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及相关法律的有关规定不予核准或撤销诉争商标。

 

  在原审庭审过程中,菲丝博克公司主张引证商标一、二分别在第35类和第38类的核定服务上构成驰名商标。

 

  在原审庭审过程中,菲丝博克公司认可本案的争议点在于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是否违反了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所规定的在先商号权益、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及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的规定。

 

  另查,菲丝博克公司提交的证据反映出刘红群在29类、30类、32类商品上注册了3件"facebook"商标,在第29类商品上注册过"黑人"商标,在第29类商品上注册过"壹加壹"商标。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

商标评审委员会认定被异议商标未违反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并无不当;菲丝博克公司所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异议商标的申请注侵犯了其在先商号权益。同时,被异议商标的文字构成含义均不存在害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的情形,该标志使用在指定使用商品上并不会对社会公共利益及公共秩序造成负面的影响,故被异议商标的注册未违反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的规定。

 

  刘红群在多个商品类别上申请注册了"facebook"商标,此外在第29类商品上注册过"黑人"商标,还在第29类商品上注册过"壹加壹"商标。刘红群的前述商标注册行为具有明显的复制、抄袭他人高知名度商标的故意,扰乱了正常的商标注册管理秩序,有损于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违反了公序良俗原则。参照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关于禁止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商标注册的立法精神,刘红群的前述商标注册行为应当予以禁止,异议商标的申请注册不应予以核准。

 

  因此,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被诉裁定主要证据不足。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照《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撤销被诉裁定;二、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作出裁定。

 

  刘红群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维持被诉裁定。其主要理由为:第―,刘红群一直在快消品行业工作,并且根据商标法的相关程序申请注册了"黑人"、"facebook”等商标,而且"黑人"商标在2004年的知名度已经由在先的判决予以了认定,故不存在违反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情形;第二,刘红群供职企业与本案无关,不应将二者关联在一起。

 

  商标评审委员会同意刘红群的上诉请求,但未提出上诉。

  菲丝博克公司服从原审判决。

 

  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查明的事实属实,证据采信得当,且有被诉裁定、被异议商标档案、引证商标档案、菲丝博克公司提交的相关证据、以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在本院审理本案过程中,刘红群补充提交了其他案件的判决书,用以证明其上诉主张。菲丝博克公司补充是交了十六份证据,用以证明被异议商标的注册申请违反了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

 

  根据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本院对上述证据作如下认定:因刘红群所提交的其他案件判决与本案缺乏关联性,故不予采纳;同时,菲丝博克公司并未说明在二审诉讼阶段补50是交的证据具有合理事由,故亦不予以采纳。

 

  上述事实有刘红群、菲丝博克公司提交的证据以及各方当事人陈述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根据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已经注册的商标是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由商标局撤销该注册商标;其他单位或者个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撤销该注册商标。该项规定的立法精神在于贯彻公序良俗原则,维护良好的商标注册、管理秩序,营造良好的商标市场环境。根据该项规定的文义,其只能适用于已注册商标的撤销程序,而不适用于商标申请审查及核准程序。但是,对于在商标申请审查及核准程序中发现的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申请商标注册的行为,若不予制止,等到商标注册程序完成后再启动撤销程序予以规制,显然不利于及时制止前述不正当注册行为。因此,前述立法精神应当贯穿于商标申请审查、核准及撤销程序的始终。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及法院在商标申请审查、核准及相应诉讼程序中,若发现商标注册申请人是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申请注册商标的,可以参照前述规定,制止不正当的商标申请注册行为。当然,此种情形只应适用于无其他法律规定可用于规制前述不正当商标注册行为的情形。

 

  本案中,刘红群在多个商品类别上申请注册了"facebook"商标,还在第29类商品上注册过"黑人"、"壹加壹"等商标。刘红群的前述系列商标注册行为具有明显的复制、抄袭他人高知名度商标的故意,扰乱了正常的商标注册管理秩序,有损于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违反了公序良俗原则。同时,中国采取商标注册制度,按照先申请原则对商标是否准予注册予以审查,但是商标本身的价值应当是区分商品及服务来源的标志,商标的注册应当是以具有使用的意图为前提,从而才能发挥商标的本身价值。若申请人以囤积商标进而通过转让等方式牟取商业利益为目的,大量申请注册他人具有较高知名度的商标,显然违背了商标的内在价值,亦将影响商标的正常注册秩序,甚至有碍于商品经济中诚实守信的经营者进行正常经营,故该种旨在大量抢注、扰乱正常的商标注册管理秩序的行为应当予以制止。参照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关于禁止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商标注册的立法精抻,本案被异议商标的申请注册不应予以核准。原审判决对此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确认。刘红群相关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刘红群、菲丝博克公司及商标评审委员会对原审判决的其他认定并未提出异议,经审查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本院予以维持。刘红群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对其上诉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由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负担(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由刘红群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刘晓军

  代理审判员  陶钧

  代理审判员  樊雪

  二〇一六年四月二十五曰

  书记员  张倪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中路37号 京师律师大厦  邮编:100025  手机:13910995667  电话:010-50959999 传真010-50959998

中文域名:知识产权律师.中国 英文域名: www.bjiplawyer.cn  知识产权律师网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1001813号

京ICP备07000930号